最新消息:老一点的SEO人,或多或少都会有种莫名的blog情节吧……

不想结婚与生子,是我作为穷人的自觉

社会社会 潘 伟 481浏览 0评论

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“岛上十点”(ID:BBfresh),作者:乔治王。头图:日剧《逃避可耻》

01

《人民日报》呼吁:“生娃不只是家庭自己的事,也是国家大事。”

这句话很有分量,我能体会到国家迫切希望大家“注册小号”的心情。计划生育年代出生的一代人,大的已经三十而立了,此时听到这样的呼吁,难免令人浮想联翩。

社会老龄化非常可怕。年轻人现在缴纳的养老金,养的其实是现在的老人,但当进入老龄化社会,意味着老人和年轻人比例失衡,而政府想要负担老人,需要庞大的财政支出。钱从哪里来?从年轻人交的税收里来。

老人和年轻人,这里有难以调和的矛盾。

所以说上一代独生子女是最惨的,正在交的养老金养得是现在的老人、年轻时承担房价、中年时得独自赡养父母、年迈后退休的日期又延后了,好不容易退休了又可能遇到年轻人的劳动力不足、养老金不保的惨状。要是我是玩家,肯定要跳起来骂策划然后卸载游戏了。

黑龙江就是中国老龄化社会的样本。

2016年政府向黑龙江转移支付的金额是多少?2775亿元人民币,排在全国第四,而黑龙江仅有3799.2万人。为什么给这么多?因为黑龙江全省的财政收入2000多亿,而这其中有一半的钱,用在了社保和医保。

归根结底,是因为黑龙江是一个老龄化大省。

所以如今适婚青年越来越多,但明明到了结婚的年龄也无动于衷,《人民日报》火急火燎地呼吁大家生娃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但以我在游戏行业类似的经历,我想明确告诉大家,这样的呼吁是没有意义的,甚至全面放开二胎三胎也没有意义。现在的问题不是生两个还是生三个,而是大家连一个都不想生,甚至越来越不想结婚。

依我看,老龄化的结局不可避免。生娃虽是国事,但它首先是家事,而且在游戏行业里,我们已经面对过这个问题。正所谓实践出真知,我奉劝大家做好直面老龄化社会的准备。

02

为什么不可避免?

和《人民日报》担心人口的问题一样,做游戏怕的是什么?怕的是没有用户增长。

没有增长,意味着面对的人群从增量走向存量,这是每一个老游戏都将遇到的问题。这也是一个漫长又痛苦的过程,收入下滑、活跃度越来越低、暮气沉沉。这导致设计者的玩法会变得完全不同,你们猜猜设计者在此时会做什么?

也许很多人会想到是吸收新用户,刺激新增。

但我告诉你,这个幻想维持不了太久就会破灭,因为老游戏(老旧制度)的竞争力远远比不过同期的新游戏。比如因为人口红利逐渐消失,东莞大岭山,曾有一大批做家具的工厂聚集在这,如今一半都已搬到东南亚。

为了适应新形势,需要大刀阔斧地改革和重做,这里头有非常大的阻力:一是需要巨额的资金和技术能力,做大翻新;二是大刀阔斧会刺痛老玩家、打破稳定,需要冒着损失已有玩家的风险,三是大版本更新后,结果也不一定行之有效。

在遇到这样的问题时,我看到的设计者,绝大部分选择了放弃寻找新进用户,而围绕老玩家变本加厉地刺激消费。设计非常多的功能和系统,挖下深坑来刺激仅有的玩家,拿走玩家离开前的最后一分钱。

少数选择了大刀阔斧地改革,改革的效果也未尽人意草草收场,想要以这个思路重新把盘子做活,难于上青天。

03

我有的同事每逢回家,为了应对家里催婚,都要事先辛苦准备一番应付家人的说辞。为什么年轻人不愿生娃了,甚至都不愿结婚了?

冰山之下,有两个矛盾构筑起了这个现状,讲完我再来说说怎么办。

第一点:投入成本。

玩家常说两个字:一个是肝,一个是氪。肝代表我要在游戏中花大量的时间,氪代表我需要在游戏中花费大量的金钱,这都是玩家在游戏中投入的成本。

大家玩游戏都深有体会,一个游戏之所以很肝,是因为它设计了非常多的、需要养成的系统。这就像你小时候要上幼儿园、一路小初高考上大学、毕业后参加工作买车买房、生儿育女,每个阶段你需要大量的投入。你越肯肝,你就越出人头地。

而需要玩家肝的地方,往往都可以通过氪来节约时间,或者获得更好的效果。不管现实还是游戏都是如此。

这种设计属于什么?单角色的重度养成,也就是你只需要养成一个角色,但是这个养成线非常非常深,捆绑了一大堆玩法和系统。在这个过程中,你源源不断地为营收做着贡献。小时候要操心学区房、打疫苗、考名校,长大了要操心结婚、买房子、养孩子,每一步都得肝和氪。

这种设计的代表,就是咱们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:少生优胜,幸福一生。这个大红字口号喷在每个村的外墙上。

还有一种设计,属于多角色的轻度养成,也就是说你可以养很多角色,但是每个养成线都不深,或者系统自动就帮你完成了。比如很多搜集小姐姐的卡牌游戏,自动战斗、每日扫荡、不但每天上线都有奖励,养成的角色越多,你的收益也越高。而玩家最大的付出点,就是想办法搜集更多的角色。

换算到现实中,就是你只要想办法生,生完抓好基础。设计者把生活、教育、养老的成本不断降低,只要生的越多,后来的教育和养老都不用你操心。如果生出一个最后出人头地的SSR,那就是你修来的福气。

这其中的代表就是芬兰,拥有从出生到进坟墓的全套福利,生育不花钱,0岁~17岁的教育和医疗也包了,每个月还有津贴,生得越多,津贴金额就越高。

但就从我们目前的国家政策来看,我们走的是一条有特色的道路,在高教育、高房价、高医疗和高养老成本的前提下,开放二胎,让人去追求多角色养成,既肝又氪,这个难度之大,不可想象。

这就是无法解决的矛盾之一。

04

第二点:观念变化。

在老一辈人眼里,养儿防老的观念根深蒂固,把子女当做一个养老的投资行为,并辅以家族、忠孝来强化和巩固这一点,这是时代的需要,也是安身立命的方法。

而现代社会,繁衍来维持养老生活的成本是非常大,因为不但需要解决小孩的衣食住行,还要解决成家立业。啃老族这个词已经没人再提了,为何?因为已经成为了新常态。

所以在经济不发达地区生育愿望普遍偏高,而在北上广生育率逐渐走低,正因为人们付出的成本是不同的。

而当女性受教育水平越高时,这一点也会越来越明显。当她越独立、社会地位越高,对结婚和繁衍